<menuitem id="797jr"><strike id="797jr"></strike></menuitem>
<var id="797jr"><span id="797jr"><thead id="797jr"></thead></span></var>
<var id="797jr"></var>
<var id="797jr"><dl id="797jr"><progress id="797jr"></progress></dl></var>
<menuitem id="797jr"><dl id="797jr"><progress id="797jr"></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797jr"><strike id="797jr"></strike></var><cite id="797jr"><video id="797jr"><menuitem id="797jr"></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797jr"><video id="797jr"></video></cite>
<var id="797jr"><strike id="797jr"></strike></var>
<var id="797jr"></var>
<cite id="797jr"><video id="797jr"><thead id="797jr"></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797jr"></menuitem>
<var id="797jr"></var><var id="797jr"><strike id="797jr"></strike></var><var id="797jr"></var>
<var id="797jr"></var>
<var id="797jr"><strike id="797jr"><listing id="797jr"></listing></strike></var>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武汉东日进精密机械有限公司
电话:13971437929
网址:www.www.yanickfolly.com
地址: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沌口街正街43号7栋

  欢迎咨询

新闻中心
中国制造如何“变道超车”
  • 点击1001
  • 发布:2015/12/23

当前,我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强大的制造强国战略。没有强大的制造业,国家就难以从大国走向强国,特别是全球经济结构正经历深刻调整,发达国家纷纷实施“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回归”战略,与我国形成激烈竞争。中国制造业面临“前堵后追”的双重挤压,确立制造战略实现“变道超车”已经迫在眉睫。

从产业规模和结构看,制造业贡献了国内生产总值的40%以上,产业结构也在快速升级,主要表现在劳动和资源密集型产品的比例持续下降,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品的比例不断上升。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5-2013年,我国制造业总产值年均增长20%左右,2012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为2.08万亿美元,在全球制造业占比约20%,成为世界上名副其实的“制造大国”。我国工业如今在全球竞争中的优势更多地体现为拥有完整的供应链条。根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数据,我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的国家。目前,中国工业竞争力指数在136个国家中排名第7位,制造业净出口居世界第一位。

然而事实上,“中国制造”仍处于“大而不强”的发展阶段。制造业普遍存在自主创新能力差、核心部件对外依存度高、产业结构不合理、产品质量突出等问题,与美、日、德等发达工业国家存在较大差距。进入21世纪以来,新一轮的科技革命正在孕育兴起,在这一关键历史期,如何变道超车成为重要命题。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各国推出制造强国战略。为了寻找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出路,各国开始重新重视制造业,美国、欧盟、德国、英国等纷纷推出制造业国家战略。发达国家将焦点锁定在以新一代互联网、生物技术、新能源、高端制备为代表的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展开了新一轮的增长竞赛,试图抢占经济增长的战略制高点。

此后,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都推出了各项政策措施,鼓励和扶持本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特别是美国政府于2012年推出《美国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同年12月通用电气(GE)提出《工业互联网》战略;2013年8月我国工信部发布《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专项行动计划2013-2018》;2013年底,德国电气电子和信息技术协会发布了德国首个“工业4.0”标准化路线图,以加强德国作为技术经济强国的核心竞争力。由此,美国的“工业互联网”、我国的“两化深度融合”、德国的“工业4.0”等几乎是殊途同归。

笔者认为,“中国制造2025”能否让中国从制造大国走向强国有几大关键。首先,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科技资源,对上下游的核心、关键以及共性技术进行攻关,通过创新链驱动,突破一批关键技术,实现跨越式发展。围绕传统优势产业链部署创新链条,以创新链为引导,增强传统优势产业的自主创新能力,推动拥有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的传统企业集聚优势资源加速发展,从而带动整个传统优势产业转型升级。

其次,制造强国战略的核心是布局高端制造业。高端装备制造业是“国之重器”。当前我国装备制造业发展基础坚实,载人航天与探月工程、“蛟龙”载人深潜器取得重大突破,智能制造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先进轨道交通装备、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快速发展,企业国际竞争力明显增强。

第三,坚持标准先行,把制订智能制造标准化作为智能制造的优先领域。整合国内标准化资源,借鉴德国工业4.0标准化路线图以及美国先进制造和工业互联网标准建设的工作思路和组织方式,加快智能制造标准化体系建设。如,加快制定智能制造标准化路线图,尽早启动优先急需领域标准化制订工作,建设和推广企业两化融合管理体系。

最后,通过“制造 服务”提升价值链控制力。当前,制造业服务化是我国制造业在国际市场上形成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是全球价值链当中的主要增值点,也是提升价值链控制力的焦点。发展现代服务业,实现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双轮驱动”,通过“服务”和发展知识密集型服务业提升制造业的附加价值。以知识密集型为特点的生产性服务业不仅指研发新技术、新产品,还包括为推进生产经营管理方式的转变提供增值服务。制造业服务化的顺利推进需要完善的市场环境为其保驾护航。面向制造业生产过程和产品的新技术研发、物流、技术支持、信息咨询、金融租赁和保险等服务需要完备的知识产权法规、健全的社会诚信体系、严格的监管体系作为保障。


快3彩票